新宝GG官网新宝GG官网 珍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置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百科 > 新宝GG倒牛奶的女仆和戴红帽的女孩反应维米尔的作品风格

新宝GG倒牛奶的女仆和戴红帽的女孩反应维米尔的作品风格

分享到:

维米尔(Vermeer Jan Delft)的风俗画有两大类型,一种是对单小我私家物生活细节的刻画,另一种是对社交场面的描绘。在维米尔所有表现单个形象的作品中,新宝GG《倒牛奶的女仆》也许最广为人知,也最受人们的喜爱。维米尔以简洁、有力的艺术手法,毫无掩饰地传达出一种深醇、质朴的荷兰气息。在19世纪,《倒牛奶的女仆》赢得了人们的赞誉,梵高等艺术家都曾在字里行间对此画褒扬不已,但他们还不是最早意识到这幅作品价值的人。

新宝GG:倒牛奶的女仆,画家:维米尔

新宝GG:倒牛奶的女仆,画家:维米尔

1696年,在一次包括维米尔作品在内的交易会上,《倒牛奶的女仆》以175弗洛林(florin)售出,价位仅次于以200弗洛林成交的《德尔芙风物》(The View of Delft)。1719年,当它再次售出时,一则评语这样写道:“著名作品:《倒牛奶的女仆》,作者:维米尔,艺术技巧精湛”。

像这样构图简洁的风俗画在荷兰绘画史上似乎并无先例,维米尔的风俗画已经完全失去了幽默的图解的残余痕迹,实际上是有人物的静物画。尽管胡格(Pieter de Hooch,1624-1684年,荷兰风俗画家,伦勃朗的追随者,作品有《母亲的职责》等)等人曾对室内生活场景作过某些描绘,但他们却并不能像《倒牛奶的女仆》中那样准确地捕捉到人物的本质。女仆身后的一堵白墙是这件作品具有简洁之美的主要原因。和胡格等有意避开这种单调背景的画家不一样,维米尔充分利用这面空无一物的墙身,使它和人物的外轮廓之间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比,突出了画面主体灿烂的色彩。

X光射线检测结果告诉我们,在女仆头部上方,维米尔曾画过什么东西——也许是一张地图,但维米尔最后还是参考了《读信的蓝衣女子》一画中的形式,用一面白墙来对主体形象进行衬托,光秃秃的墙面上粗糙的纹理,也许是这类肖像画的最佳背景。

在维米尔表现上层社会私人生活或社交场面的作品中,人物形象大多衣着华美、饰物精妙,室内器具光洁、雅致,生活环境奢华、富丽,但《倒牛奶的女仆》却如实描写了一个社会下层女仆的生活场面。与此相应,维米尔在此采取了一种与表现上流社会完全不同的技巧。维米尔的笔触充满了活力,大胆而又铺张,那些色彩——黄、蓝、绿、白、红富有力感而又质朴无华。这些区别告诉我们,画家永远在面临着不同的艺术问题,而他的艺术风格既有系统性,也会随着描绘对象的变化而变化。

维米尔创作的新宝GG《戴红帽的女孩》是一幅给人以美感的作品。画中姑娘略启朱唇,一双充满希冀的眼睛向画面外张望着。她身披一袭华美的蓝色长袍.头戴大红的宽檐毡帽,在她的脸上是一组神秘而变化微妙的淡绿及玫瑰红、桔红色调。《戴红帽的女孩》以其独具的秀美风格在维米尔的作品中一枝独秀,然而,《戴红帽的女孩》又让维米尔遇到了不同的艺术问题。

新宝GG:带红帽的女孩,画家:维米尔

新宝GG:戴红帽的女孩,画家:维米尔

《戴红帽的女孩》和维米尔的其他作品的不同点是,它是画在木板上的。木板坚硬、光滑的表面并不能像亚麻布那样充分发挥吸油性能,因而这件作品的表面显得很光,他的笔触也似乎比那些布上绘画作品更为流畅。通过《戴红帽的女孩》,我们可以充分领略维米尔精彩的用色技巧。在帽檐底部,维米尔用冷紫色在大红色的帽子和蓝袍子之间作了一个过渡,在脸上的投影部分——前额、双眼、右颊——用一层淡绿色(红色的补色)作了统一,然后维米尔用桔红色润饰了姑娘的双颊,作为帽子上红色的反光。姑娘眼中的高光是一点淡淡的绿松石色(青绿色),嘴唇上则是粉红色的高光。在处理衣袍时,维米尔把它放在了一个暖棕色的背景之中,因此,在画衣袍上的高光时,他点了几笔明亮的淡黄色。位于《戴红帽的女孩》画面最下方的是椅子上的两个狮头形饰件,它们在这样的背景中显得金光闪闪。

维米尔的《戴红帽的女孩》就像是透过照相机暗箱(Camera obscura,发明于16世纪,它由一个暗箱和一组镜片组成,能够像一架现代照相机那样在一个平面上复现艺术家将要描绘的对象的所有细节。)中的硬玻璃看到的效果,他的其他作品都没有像这件作品那样描绘了如此分散的高光。克拉克曾指出维米尔的画“不仅展示了荷兰光线,而且展示了笛卡尔所谓的‘精神的光线’(The natural light ofmind)”。“我们记得维米尔完全不同于抽象的现代绘画的特点——他对光线的热情,在这点上他和同时代的哲学和科学的联系更加密切。从但丁到歌德,所有对文明作出阐述的伟人都曾为光线所困扰过。但是在1 7世纪,光线正经历着一个要害的阶段。透镜的发明(使人们对光线的认识)进入了新的领域并使光线具有了新的力量;望远镜(发明于荷兰,后经,伽利略发展)在空间上开拓了新世界:显微镜使荷兰科学家列文胡克(Van Leeuwenhoek)在一滴水中发现了新世界……斯宾诺莎不仅是最伟大的荷兰哲学家,而且是欧洲最佳的透镜制造者。凭借这些仪器,哲学家们致力于对自然中的光线本身作出全新的诠解。笛卡尔研究折射,惠更斯提出光的波动理论——这二者都发生在荷兰”。“有些人认为维米尔使用了照相中的暗箱那种仪器,让一个影像投射到一块白板上。而我则想像他使用透镜,将他的所见精确地画了下来。”

几年前,西摩(Charles Seymour)制作了一幅实验性的照片,通过暗箱,他几乎一丝不差地复制了维米尔的这件作品。

© 2011-2018 eurok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8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