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宝GG官网新宝GG官网 收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买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百科 > 波提切利和他的生命之《春》

波提切利和他的生命之《春》

分享到:

五月朦胧的苍穹萦绕在灰暗的柏树上空。在天边闪烁的群星迎来霞光。树叶和草茎上露珠闪亮。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以下简称:波提切利)漫步在林荫道上,走过凉亭和绿荫的人工石洞,前面是白色大理石的古罗马神像。喷泉潺潺作响。一片寂静。

突然,在画家波提切利的眼前出现一棵樱桃小树,那么迷人,酷似新娘。“她的胴体洁白如玉,披挂着雪白的轻纱。” 波提切利想起波利齐阿诺的诗句。旭日冉冉东升,朝晖满地。樱桃树的每一朵花好似都转向画家。波提切利走近樱桃树,羞怯地摸了一下它那幼小的树干。

坦培拉:春,画家:波提切利

坦培拉:,画家:波提切利

波提切利骤然忆起自己的童年。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怎样搂着开花的树枝甜蜜地睡着了。颤抖的手掌碰了一下冰凉的树皮。波提切利感觉到,有一股奇妙的力量渗入他的体内。画家很惊讶,难道他在做梦的时候,青春的树汁流进了他的筋脉?

波提切利回到家时,能够记起的最后情节,是那白色樱桃花的颤动。樱桃花在柏树、香桃木和五针松的柔和灰暗的背景下神秘般地对着画家翩翩起舞。

波提切利万分激动……

春天再次来临。鸫鸟在呱呱地叫。费奥连察公园里已是百花盛开。姑娘们白皙的脸庞上呈现出雀斑。搅起泡沫的阿尔诺河水在急速奔流。顽皮的孩子们又在托斯卡纳首府狭窄的街道上踢简易布球。空中依然响起愉快的钟声。

画家波提切利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根据朋友的回忆,谁敲门他都不理睬。波提切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巨幅画放在两个画架上,又沉又重,这是涂底色用的木板。可是,画家的劳动更加繁重,有欢乐也有痛苦。因为,任何事都不是轻而易举的。堆在地上和钉在墙上的大量素描、画稿和草图就说明了这点。工作室的窗台上放满了颜料瓶。摆在拼花面小桌子上的古希腊双耳罐里插着一枝樱桃树枝。波提切利的调色板好似用贝壳和珍珠组成的鱼鳞板,因为在调色板上闪耀着五颜六色。

画家波提切利在创作《春》。画家好似回忆起往事,自己的童年和马萨乔的壁画、他的第一位教师弗拉·菲利普·利比以及达芬奇那双漂亮炯炯发光的眼睛。在波提切利的脑海里回荡着绿树浓荫的花园,欣赏着大理石的古希腊雕像。波提切利回想起托斯卡纳果实累累的平原和繁花似锦的山岗。他回忆起女人们的舞姿、诗琴的弹唱以及夜晚的歌声,想起乔托钟楼顶光的线条。波提切利望着,瞧着插在双耳罐里的白色樱桃枝,同时记忆起漂亮的美人西莫奈塔·韦斯普奇、朱利阿诺……那一幕奇妙而又神秘的熟悉的世界显现在心中。但为此,画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波提切利脸色苍白,人也消瘦了,颧骨变得尖突。由于紧张和凝思,眼角出现了皱纹。紧闭的嘴角尖硬。波提切利近来没刮胡须,已是胡子拉碴。脸色灰白,皮肤干皱,只有眼睛,只有大师明亮而又羞怯的眼睛闪现出充满激情的眼神。波提切利狂热地、强烈地、满怀激情地喜爱着他自己画的《春》。波提切利所有的意愿和梦想全部集中在一个愿望,尽量做到如何含蓄地、美妙地把大自然的奇迹展现在人们面前。

1478年4月,帕奇家族与美第奇家族因为权力争夺发生了一系列的斗争,有人紧急地向波提切利提出订件,让他画一幅描绘处决首领的壁画。画家波提切利只得放下《春》,他就在市政大厅韦基奥宫当众写生。

画家波提切利来到工作室,把画纸扔在地上,一下子就坐在沙发椅上。《被处决的人》草图旁边就放着《春》的画稿。

就这样,在画家波提切利的画室里,生与死,光明和黑暗相遇在一起。

但需要指出,波提切利所完成的壁画《被处决的人》没有保存多久,也未流传至今。自美第奇家族没落以后,经过一段时间人们已经把它遮盖起来毁掉了。而画家波提切利所作的《春》至今仍是佛罗伦萨、意大利和全人类的骄傲。

© 2011-2018 eurok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82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