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宝GG官网新宝GG官网 珍藏我们 会员登录 注册 购置积分
浏览路径: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百科 > 古典主义的卫道者——安格尔(连载五)

古典主义的卫道者——安格尔(连载五)

分享到:

新宝GG:大宫女,画家:安格尔

新宝GG:大宫女,画家:安格尔

  在安格尔画的所有描绘女子裸体的新宝GG(《浴女》、《大宫女》、《》)之中,《浴女》无疑是最好的一幅。此画作于1808年,安格尔时年28岁。美妙的女子背影使他激动得竟至无暇过多顾及技术。半明和半暗的调子在这柔嫩的背上颤动着。色彩虽然相当原始,却也不无悦人之处。绿色的帘子、浅黄色调的身体、白色的床单、白色带红的绸头巾——全部安排在一个平面上,如在镶嵌饰物中一样和谐地交织在一起。若是说似乎远过去的墙壁的灰调子要退出前景的色彩和弦,那么它毕竟还没有破坏色彩的整个音域。但这是一种不稳定的色彩平衡,它很快就被打破了,例如,在1814年画的《大宫女》中。这幅画背景上很强的蓝色和黄色,同人体的明暗和粉红颜色就不谐调。形体也失掉了它相当大的一部分表现力,而变成抽象美的技巧老练的再现。《泉》的弱点也是在于现实主义的背景同扭捏作态的、抽象的裸体之间的矛盾。

新宝GG:朱庇特与宙斯,画家:安格尔

新宝GG:朱庇特与宙斯,画家:安格尔

  《朱庇特与宙斯》可以充作衡量安格尔构图优缺点的一个很好的标尺。若是把宙斯这个形象取掉,这幅画就会变成一幅细节刻画完备无缺的平常的学院创作。严格的理论原则和惊人的轻巧手法在这里汇为一体;但是,这样的结合产生不了真正的艺术。幸而画中有宙斯这个形象。这一形象的姿态之做作是明显的,她的色彩也很不得力,但安格尔却在宙斯身体的“平面和圆面”的交替中表现出他的激动。海神的两只手和整个身体都表现着温存。在这种姿态中,她的身体已经成了听命于美学而非服从于感官的形象象征。

  安格尔画过两次(一次在1840年,藏尚蒂依博物馆;一次在1866年,藏蒙彼利埃博物馆)的《安提克与斯特拉托尼斯》,是一个同样性质的论争。我们且看1866年的一幅。我觉得这一幅比较好,因为它细节比较少,构图安排得更为端正。这样的构图,安格尔一向是得手的。1840年的一幅曾以“环境的历史忠实性、表现的真实性、褶纹描绘的尽美尽善以及色调的纯真”,而大受欢迎。乔治,桑曾讽刺说:“迷人,但荒谬绝伦。”在两幅画中,各种颜色都画得非常细腻,但画面的灰色中间调子使它们不能形成色彩。基于同样的原因,考古学式的细节妨碍着全局的整体感,而医生——心理学家的手势则仿佛来自感伤剧。所幸者,此画有一个斯特拉托尼卡。她周身光彩焕发,在白长衫外披着淡蓝色的斗篷,这是安格尔所创造的最成功的形象之一,也是一个令人不知不觉地把装模作样变成为美,把“荒诞无稽”变成为天真无邪的形象。

  宗教画是安格尔最差的作品。其原因就在于他根本没有宗教感情,他把宗教感情和拙劣的教会讲演视为一物,然而他又偏要强作虔诚。著名的《荷马神化》也是很不成功的,安格尔的同时代人就已经承认了这一点。这幅画证明着安格尔的愚昧无知,证明着他对古代希腊诗歌的一窍不通一一他把古代希腊诗歌同学校教科书里的文法变化表弄混了。不过,他非常熟悉西斯廷教堂和在那里举行的宗教仪式,所以他在1820年画了《西斯廷教堂》这幅吸引人的风俗画。在这幅画上,他对古典美的追求是无从表现的;神甫的面孔和服装也不可能成为理想的形的典范。而且,这里所有的人物尺寸都不大,无非是些色彩的斑块而已。这幅画的各种颜色调子都很暖而舒服,但它们之间缺少和谐和联系。其原因就是安格尔只求客观地描绘宗教仪式;这个仪式本身一点也没有打动他。所以,整个场面画得非常冷淡,同时又非常准确、忠实。

  总之,安格尔尽管力求成为一个“历史画”大师,但在构图创作中,只是当他有可能拜倒于女人(不拘裸体还是着衣)面前时,他才创造了真正的艺术作品。

  安格尔的肖像画之美,那是连他的敌人也承认的。别尔登的肖像无疑是最著名的一幅。每当发生财政困难,安格尔就以画肖像摆脱窘境,而且他的铅笔肖像画定价一直是上涨的。毫无疑问,这些肖像画大多都是准确无误、技巧完善、别具一格和自有其美的作品。

  试看两个英国女孩一一蒙特葛姐妹的肖像。实在令人羡慕;安格尔竟然把人物的个性特征同古典美的形式结合起来,把服装的绘画性用来为素描平添生气,把细腻、工整的风格贯彻到底而不陷于琐碎。一句话,手法之完善令人肃然起敬。但是,安格尔之如此热衷于手法的完善,也表现出某种程度的稚气,犹如一个工匠上升到了艺术家的高度,然而却几乎并不自觉。为了说明这一点,我想把这幅双人肖像同《洛哲》和《土耳其浴室》的习作做一个比较。你们可以看出,安格尔的这些习作比这幅肖像更无懈可击、更率直。为了在这些习作上达到艺术的尖端,安格尔全然不必求助于工匠般的完善。《蒙特葛姐妹》是一件艺术作品,但似乎由于追求这种完善而稍许僵化了。罗斯金在谈到原始风格时和谢诺在谈到安格尔时,都发表了反对在艺术中要求完善的意见。“不完善是命运所颁发的一部法律,没有它的话,世界早就冷却了……我们姑且设想一下:一切争论都停止了,每一种形式的绝对美都最终发现了。这种卓越发现的后果又将是些什么呢?那是很容易看见的,因为那是不可避免的:艺术立刻就会停止发展。”(谢诺)

  在安格尔的肖像画中,线条的明晰性已有若干冲淡,因为他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考虑到他所瞧不起的色彩;结果,画家的道路变得更复杂了。

新宝GG: 里维耶夫人,画家:安格尔

新宝GG: 里维耶夫人,画家:安格尔

  里维耶夫人肖像甚至在色彩方面无疑也是安格尔的杰作之一。匀整的颜色如同镶嵌一样和谐地结合在一起,色彩显示着形体,带有某些起伏的暗示,但没有求助于阴影。身体和衣服用象牙白突出出来,组成画面的受光部分,深蓝色的沙发则组成画面的阴影部分。这两种颜色都被纳入玄色的背景。红、黄两色的小小变化无害于整体效果。个性和朴实的表情、明暗和单纯——使这幅肖像别有一种优美滋味的就是这些。

  格朗内的肖像杜瓦塞夫人的肖像画于1807年。安格尔刚到罗马不久,风华正茂,创作精力充沛。安格尔绘画的形式因素没有小我私家性格的表现,而红、黄、黑各种色调则由于对比的作用而促成了形象的生动性。后来安格尔还画过更为复杂的肖像,但是他再也没有创作过比这更美的肖像。

  《辩论报》的创办人别尔登的肖像是安格尔在1832年画的。他先画了各种姿势的速写,其中之一珍藏在蒙托榜博物馆。这幅肖像画从一出现就被承认是杰作,后来更大出风头。例如,戈蒂埃曾称赞它是“生理的肖像,道德的肖像……整个时代的发现……智慧的权力,财富,自信……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路易,菲力普时代的正直的人”。所有这些,以及还有许多其它东西,都充分完整地,或者不如说是非常完善地表现在这幅肖像上。在素描上,率直的感觉更多些,更好地抓住了这小我私家的日常面貌。在新宝GG上,则由于精心的描绘和突出了细节,结果使画家创造了一个足以表现整整一个时代的坚强人物的形象。这个形象同别尔登本人的个性融合得如此紧密,以至现在已经很难把他们分开了。但是,这个形象毕竟是存在着,并且决定着这件作品作为历史的一种造型表现的积极作用。别尔登本人和整个路易,菲力普时代的性格,通过这幅肖像画而变得显而易见了。但这种明显性是蓄意制造的,是强加于人的。这是为了使一件艺术作品富有表现力而施加于它的一个暴力行为。颜色无碍于形体,它们是中间色,像浮雕一样在浅色的背景上突出着深色的身体。

  别尔登肖像的意义就是:这里再也说不上什么为艺术而艺术了。它的一个浪漫主义者。”这个说法,一般也适用于雅克-路易·大卫,然而,在对待古代希腊的态度上,安格尔无疑投入了更多的感情和热情,因此他也比雅克-路易·大卫更其是浪漫主义者。

  安格尔在向希腊人和拉斐尔讨教之前,先学习了自然。他曾断言:“希腊人就是自然”,“拉斐尔之所以为拉斐尔,就是因为他比别人更了解自然”。1827年,安格尔在美术学院曾责备卡特米尔,德,肯西“把理想美的风格说成为人们的功劳(这固然是一个方便而且相当细腻的术语,但它是虚伪的、错误的和模棱两可的),因为这种风格给艺术造成的危害,比潘多拉的魔盒更甚……至少,我相信,风格只能寓于自然。我断言,风格就是自然。”安格尔的这些话,有他的作品为证。众所周知,安格尔最好的作品是肖像画。他本来曾想摆脱肖像画来从事“历史画”的。但是,整整一生,始终有一股扭不过来的力量把他引向肖像画。他在1845年写道:“肖像画在拉我,在杀我。”不难理解,他的强烈的自尊心曾苦于不得不照顾模特儿的矫情和要求。但是,正是在完成这个任务上,在这一斗争中,他看到了自己的伟大的证明。安格尔从未有过想象力,批评家很快就懂得了这一点。早在1824年,司汤达就议论过安格尔的“物质美”和“深刻的认识与注意”。安格尔的忠实学生和崇拜者阿莫尔,杜瓦尔称他为“理想的反对者、自然的爱好者”。波特莱尔说过,在安格尔的佳作面前,“你会恍然大悟,不是安格尔先生在建筑自然,而是自然强制了画家”。希维斯特尔评论过他的“唯物是从”。而谢诺则对那种认为这个“本质上是现实主义者和唯物主义者的画家,其实是一个浪漫主义者”的流行见解提出过异议。最后,波特莱尔揭示「安格尔和库尔贝的接近。因此,安格尔不仅从他对原始风格的爱好上以及从他走向古典艺术的道路上发现了自己的浪漫主义,而且还从自己的浪漫主义前提中得出了结论。现实主义是浪漫主义的产儿。库尔贝现实主义被称为第二浪漫主义。安格尔的现实主义具有完全相同的性质。没有道理“把理想主义的名称加诸对现实的深入细致的理解”。

  最后再加一笔,图画就完整了:安格尔到达自然的道路就是爱神的道路。“他对女色的嗜好是深刻而一贯的。当安格尔的天才同青春的美丽妖娆争艳时,他的幸运和强有力往往是空前的。肌肉、曲线、酒窝、柔韧的皮肤——所有这些,我们都可以在他的新宝GG上看到”(波特莱尔)。布朗什在没有多久以前还曾经指出,安格尔是一个“对自然崇拜得五体投地的多形式充满了内容,包括了整个时代的形象——绝不能再少!但是,安格尔的命运不佳:除了上述一些例外,他始终不是逗留于艺术之外,就是高踞于艺术之上。他的作品可以成为空洞的象征,也可以成为世界的象征,但从来不是画家幻想的自由表现。

  最后,奥松维尔夫人的肖像是安格尔晚期趣味的优秀范例之一。这时他已成为一个一切优美和细腻事物的爱好者。整个说来,这幅肖像有些卖弄效果,他画得的确很了不起,所以批评界也只好哑口无言了。

  安格尔值得称赞的肖像有很多;但以上所说过的一些已足可说明安格尔优秀作品的优点和短处。

  我们如同叹赏一个奇迹似的叹赏安格尔,可是我们却不能像人们爱一位天才诗人或画家那样地爱他。我们钦佩他的“超人”的努力,但我们听不到他说出一句“人”的话。安格尔的艺术是有意袭承古典形式的一个典型事例,他给这一形式注入了浪漫主义倾向性的内容,而且形式和内容从来没有完全吻合过。到底为什么没有融合,没有结合:是由于安格尔美学原则的错误,还是由于他那反复无常的性格?——难说。

相关阅读:古典主义的卫道者——安格尔(连载一)

     古典主义的卫道者——安格尔(连载二)

     古典主义的卫道者——安格尔(连载三)

     古典主义的卫道者——安格尔(连载四)

© 2011-2018 eurok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8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06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